“实况足球”的地位有什么改变嘛?

日期:2018-10-04 点击次数: 来自分类:hg0088

  传统体育在很多项目上都面临一个断层的问题,我们社会娱乐化程度那么高,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把注意力放到体育上,但体育需要传承,需要一代一代人不懈的努力去推广。通过电竞,希望能够让更多人关注运动本身,能爱上运动。如果能做到这点,我们就达到了第一步的初衷。今天是 WESG 的第二天,虽然我最喜欢的 Team Aster 还在比赛中,但是今天不说他们,我们来聊聊 PES 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实况足球》,作为一个体育类电竞赛事,《实况足球》一直在电竞赛事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作为传统体育的电竞版,在受众上同时覆盖了一部分玩家和传统体育观众。
  这次我们在 WESG 有幸采访到了重庆当代竞速电竞俱乐部总经理蒋萌,天津泰达电竞俱乐部选手翟武,PES 官方解说王涛和阿里体育电子体育部副总经理张锐。听了听他们对体育游戏的看法以及国内对传统体育的现状。
  Q:作为业内人士,你觉得“实况足球”的地位有什么改变嘛?
  王:我个人觉得首先从游戏来说,实况足球2016以后这款游戏变得越来越适合竞技。也就是说,在经历了2014-2015一个低谷以后,这个游戏发生了一个蜕变。然而这个蜕变也让游戏本身具备了一个竞技属性。其实这个游戏的粉丝构成原本偏高龄化,80后和70后的用户居多,这波用户他们现在有较强的购买力,但是没有较强的竞技能力。但我觉得这其实是件好事,我认识很多在中国做“实况足球”准职业俱乐部的人,他们都是70后和80后,他们有一定的财力,然后他们会一个城市里面有这样私底下的实况联赛的存在。这也是我们之所以能够在WESG引入PES之后,迅速有大量高手参与进来的原因。像天津、北京都有很多训练有素的选手,他们是准职业化的选手,其实我个人感觉这次接触之后,我觉得首先从选手们的职业程度来说比之前在海口的那次,虽说时间短,但增强了。其实我接触这些职业选手应该是在10年前,就接触过一些真正玩游戏的高手。但是1年前我再接触更新了几批的年轻人以后我发现他们其实有更职业化的训练和更有素的对竞技的理解。那这次感觉国内有这样一系列的比赛之后,他们的心理还有对战能力,包括上一次有很多人是第一次遇到了日本的高手,他们的眼界和对游戏的理解能力一下提升了。所以这次我们感觉在比赛的时候大家更加职业了,就是整个PES联赛的水准,选手的水准,包括游戏自身的竞技属性,都大大提升了。所以我觉得种种迹象表明,其实PES拥有这么好的群众基础,它未来能够在电子竞技这个产业里创造的影响力远比其他很多游戏要大,所以我个人认为它只是在一个开发的初级阶段,未来关于实况的电竞赛事一定会有更大的空间。
  Q:您觉得手机游戏上瘾和电竞忠诚的区别?
  张锐:说到上瘾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而且一直以来伴随着整个游戏而生。电竞是从游戏中发展而来,它有竞技属性,游戏让人上瘾可以追溯到行为心理学。游戏生产商他们研究更多的可能是消费者的心理,我如何刺激你去玩,粘着度,游戏的上瘾和电竞其实是两个概念。就像踢足球,你说踢比赛可能上瘾嘛?你说踢足球可能上瘾,但没有人说踢足球比赛上瘾,比赛是有规则的,和谁打,在什么时候打,打多长时间都是有规定的。比分结果是如何,你要尊重比赛的规则。所以我觉得上瘾和电竞比赛要分开来看待。
  Q:欧美体育游戏类市场是明显大于国内的(我们从数据上来看),想问一下你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是游戏的社会覆盖率问题还是原本体育项目在人群中覆盖率的问题。如果是后者,为什么国内乒乓球项目并没有相应的电竞项目出现?
  张:曾经也出过乒乓球类的游戏,但相对来说比较小众。因为游戏厂商是通过游戏这个商品来赚钱,所以他对题材的选择肯定是最为大众所能接受的,顺应市场潮流趋势的。中国游戏市场和欧美游戏市场组成上有所不同,主机console类的游戏在欧美比较普及,基本上70%家里都有一台主机。很多游戏,包括PES主机版本也是最容易被大家所接受的。因为历史原因和发展过程中的方向原因,主机在中国游戏市场的地位并没有那么重要,之前通过网游夜游到现在手游的发展,整个消费的口味发生了变化,所以更加快餐的,刺激的,短平快的游戏更能被普罗大众所接受。能够静下心来去认认真真玩的体育游戏,或者我前面列举的其他需要你花心思去磨练技术的,相对来说年轻玩家接受程度不是那么高。反而是中流砥柱,像80后,70后,可能他们一代代玩下来,有感情,有积淀,对这类游戏会很忠诚,即便自己的竞技水平不高,也会去玩每一代出来的游戏。但年轻一代的选择面会更广一些,他们更容易接受我身边人在玩什么,我也跟他们玩一样的东西。
  蒋总:张总说的很清楚,它就是一个商品,作为商家,肯定追求最大商业价值,它能创造多大价值,我才会去做。如果全球有20亿人在打乒乓球的话,就一定会有人做乒乓球的游戏。
  Q:前端时间在瑞典的足球比赛中发生了不愉快,当地球迷不满自己的球队建立了自己的电竞队伍,在比赛进行不久的时候,当地的球迷将大量的游戏手柄扔入赛场,甚至导致了足球比赛一度中断。其实球迷是不满足球队将有限的资金进行了分流,引入了电子竞技的投入。我想问如何看待传统球迷对自己喜欢的足球队建立电竞分部不满的情绪?
  蒋:再倒退10,15年,我们那时候想做一场电竞赛事,很多政府审批和商家都不会支持你。为什么?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对电竞不了解,不理解。但是现在做电竞赛事,可以得到很多人的认可。因为这波人已经成长起来,当年他可能只是个小小的科员,十多年以后,可能已经是处长了。他那个时候能够接触这个游戏,但没有权力去支持电竞,但现在,他有权力,可以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我只是举个例子。你讲的新闻我也看过,其实在球迷里,不是所有球迷都是电竞爱好者,有些球迷就是纯粹的足球迷,不爱电竞,有些是球队死忠,年纪比较大了,也不愿意接受新生的事物进去。但我觉得都是好事情。有这样一个博弈,比如我以前也是一个职业玩家,打CS的,04-07年,那个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像现在这样好的环境打比赛。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去理解和支持它,你刚说的在瑞典这样一个足球俱乐部里面,你只是举了一个不友好的例子,其实你能看到更多友好的例子。比如在NBA里,比如像巴黎圣日耳曼,比如其他的一些传统俱乐部,他们做电竞的时候很多球迷都是支持的。
  这样一个在比重上,支持的要占大多数。
  张:这就是一个社会接受度的问题。不管任何事情都会有反面的声音出现。传统俱乐部搞电竞,是不务正业嘛?其实从俱乐部角度出发,他们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年轻人来关注到足球本身。我们可以看到,篮球和足球运动员,他们出国打比赛随身行李都会带着游戏主机。他们不在场上训练的时候,会去打足球和篮球游戏。为什么?一方面是出于对运动本身的热爱,另一方面可以培养大局观和战术意识。传统俱乐部运营一个电竞俱乐部的花费,电竞对于传统体育花钱来说是九牛一毛,因为电竞俱乐部只需要一些电脑设备,游戏机和显示器设备,培养经理和教练和一些队员,他们不用很大的场地和庞大的场租,运营成本都是很低很低。国外在运作电竞俱乐部,觉得做一个电竞俱乐部很便宜。根本没有用到球迷投到俱乐部身上的钱,投入很少的钱就能把电竞俱乐部运营起来。运营一个赛事,带来的人群和关注度是远远大于投入的。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要坚持做下去的原因。
  Q:和传统俱乐部结合以后,带来了什么变化,遇到了什么困难?
  蒋:我从选手到做WCG,去年12月第一次和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接触的时候,我说如果你们想做电竞版块,请你们先不要答应和任何找上来的人家合作。你们要做的事情是观望半年,为什么?第一,观望这个行业,对自己的好处就是给自己找好定位,我要在里面干什么?观望电竞圈这些人谁更值得和你合作。4月份的时候我们再去谈的时候,力帆负责人刘总跟我说来找他们的人很多,只有我让他们原地等等再看。为什么我要让他们等?因为他们是传统体育界的人,传统体育界的人对电竞行业的认知包括对产业链的梳理都很局限,比如赛事,场馆,俱乐部,泛娱乐周边也好,他所有的东西都是来自网络,他不能完全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在和他合作以前,困难是要让他先了解电竞是什么。因为他是用一个传统体育俱乐部的思维去考虑这个事情,我再补充一点,之前张总讲的这次换帅以后,重庆当代力帆在组建一个U12梯队,在组建这个梯队的时候就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很多有天赋的小孩都不愿踢球,都去打游戏了。踢球也讲球商。秦源达06年获得PES世界冠军,去年他玩王者荣耀轻轻松松上荣耀王者,有几个英雄都是重庆第一,他是84年的选手,已经算很老很老,但他玩的那么好,就是天赋高。我们在进行梯队选拔的时候,很多小朋友,我们感觉这个小孩很聪明,有潜力成为优秀足球选手,但他不愿意踢球了。力帆希望我们在做电竞的时候,能够吸引更多年轻人来关注足球,这个年龄段会越来越小,现在80,90都是拿着手机玩游戏。他对足球的关注度越来越低了。因为大家也知道,电竞收视率已经超过NBA了,甚至之后篮球也会受到影响,这是一个趋势。当代力帆这里除了选手断层,球迷也断层了。为什么?年轻的球迷和年纪大一点的球迷越来越少了,很多年轻人都去玩游戏了,他们宁愿去看一场电竞比赛或者去玩一把游戏,不愿意来现场或者网上看足球比赛了。中国球市现在第一是广州恒大,第二是北京国安,第三是重庆力帆,其他中超俱乐部一年投入一个多亿,到现场观赛的人数可能就1万或者几千个人。如果做一场高质量的全国的电竞比赛,关注度不管从网络还是现场远远超过中超,所以说电竞可以把更多的年轻人导流到俱乐部上来,因为这个共同的爱好。
  目前还没有什么困难。我希望以后有更多的中超俱乐部能够和传统的电竞俱乐部进行合作。我们不是很出名,但我们对整个产业相对来说认知比较好,除了我们和天津泰达,很多中超俱乐部都有实力来做这个事情的。希望以后能有中超实况联赛。也希望阿里给与更多的支持。当年06,07,08CEG联赛类似于ATP网球的分站赛,当时我参加了很多站,武汉、绍兴、吉林,还有西安。我都去参加过,带队。那个时候实况足球还有比赛,但是到了后期,09年以后,实况足球比赛就越来越少了。Konami没有什么官方的赛事,当然也是因为授权的问题。因为在中国他没有代理,比赛会越来越少,民间赛事很多,但影响力和传播度以及各方面都差很多。没有这样一个官方赛事的支持,今年WESG选择了PES,其实对项目来说真的是雪中送炭。因为玩的人70后,80后,90后真的很少,断层了。所以我们俱乐部在接下来半年时间会培养很多很多优秀的年轻选手,已经找到一两个好苗子了,我们在引导小朋友来参与PES的项目。
  张:补充一个小细节。今年WESG报名PES人数超过了1500人,有一对父子一起报名打PES,爸爸带着孩子来打,虽然他们竞技水平不高,被淘汰了,但他们会一直站在现场看完所有比赛,让人感动。这是游戏的传承也是足球的传承。当他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会把自己对足球的热爱传给自己的孩子,并且带着他一起来参加比赛。他告诉我们工作人员,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有PES的比赛,所以他特意找了时间,带着孩子来参加比赛。


上一篇:特别提炼一些赛事体育元素

下一篇:模仿巴萨模式打造家乡的体育圈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