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此次艺术展共有45位中外艺术家受邀参加,每位艺术家限一幅作品参展。“《书不尽言系列1》是我2012年创作的,只在2012年湖北美术学院、2017年楚上空间个人展上展出过。”刘焱表示,之所以选择这幅油画参展,除了策展人根据展览需要入选的之外,还因为这幅画表达了自己想通过书的样式、图形、图片、文字等因素组合,表达艺术在当下的意义,去拓展去延伸自己潜在的绘画的意义这一主题。“不同于陈丹青画的书系列,有当代性,有文人画的味。”艺术家曾卓曾这样评价刘焱的《书不尽言系列1》。
  据了解,刘焱1976年出生于湖北公安,1997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附中,2012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专业获得硕士学位。毕业后进入武汉武昌工学院,从事基础教学工作
  刘焱的艺术成就不少,作品《农民工头像系列》2016年6月获“学院空间”青年美术作品展武汉优秀奖;作品《花与佛系列1,2,3》2016年10月获邀参加意大利国际艺术节;作品《农民工系列头像2,3》曾参加北京十七届大路画展;作品《工地上的五个人》曾参加北京十五届大路画展等。
  “我们的目的主要是学术交流,关注和推介艺术家。”本次艺术展艺术顾问曹衍表示,今年是第一届艺术外滩,以后将每年举报办一届。“通过不一样的艺术语言,呈现出不一样的艺术风格。在‘阅’与‘读’之间,去聆听、感知不断变化的人文语境下的当代精神。”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18日在上海书展现场举行《证据――上海172个慰安所揭秘》新书首发活动。该书作者、国内慰安妇研究第一人苏智良携其研究团队,现场讲述了慰安妇的历史背景、25年调查考证慰安所追索的历史真相背后的故事。
  从1937年日军大规模设置“慰安所”到1945年日本投降,亚洲至少有40万女性受害,其中约半数为中国妇女。而上海曾是日军慰安所存在时间最长、最集中的城市。
  苏智良及其团队自1993年起,对侵华日军占领上海期间掳掠中国及其他国家良家妇女充当“慰安妇”进行资料搜集考证、实地调查、采访亲历者,积累了大量的人证和物证。《证据――上海172个慰安所揭秘》是苏智良25年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以大量图片、人证和物证再现了当年日军占领上海期间所设立的172处慰安所情况。
  据介绍,《证据――上海172个慰安所揭秘》以慰安所为线索,从日伪档案、日本老兵回忆、战时中国报刊资料、中国受害者和证人的证词等多方面佐证每一个慰安所存在的事实,并为每一个慰安所绘制了详尽的方位示意图。书中大量无可辩驳的铁证,证实了这段日军暴行史,还原了历史真相。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白色蒙古包前,来自上海的艺术家载歌载舞。《红旗飘飘》《莫尼山》《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等曲目轮番上演。简单至极的大篷车舞台前,牧民们席地而坐,远处牛羊成群。
  去年11月和今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分别给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的队员们和上海电影表演艺术家拧∧写信,让文艺工作者备受鼓舞。两封信,串起了沪蒙两地情。苏尼特右旗是全国第一支“乌兰牧骑”诞生地。在蒙语中,“乌兰牧骑”的含义是 “红色的嫩芽”,即红色轻骑兵。17日上午,来自上海的“乌兰牧骑”走进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牧区,与内蒙古艺术家一起,以天为幕布,以地为舞台,为牧民们送去上海的问候。
  以天为幕布,以地为舞台
  “人生中最美的珍藏,正是那些往日时光……”草原上,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与观众相对而坐,再度唱起了《往日时光》。蓝天白云下,深情的演唱令牧民们动容。“终于见到了这辽阔的草原。”他说,能为内蒙观众演出,乐意至极。在牧民们的强烈呼声中,廖昌永和内蒙古歌唱家阿·其木格合唱了 《敖包相会》,把现场气氛推向高潮。
  16日晚上,同样是这支来自上海的“乌兰牧骑”,在苏尼特右旗的乌兰牧骑广场为当地居民献上了一台精彩的露天演出。青年作曲家龚天鹏、上海民族乐团二胡演员姚申申、上海歌舞团歌唱演员席燕娟、梁彬等,带来《赛马》《不忘初心》《我和我的祖国》、舞蹈《野斑马》片段等节目。当演出进行到一半时,天空中下起了小雨,但观众不走,演出不停。“内蒙古人不怕雨,感谢上海的艺术家,我们足不出户就能看到这么精彩的演出。”观众额尔登木图说。
  第一支乌兰牧骑诞生地
  苏尼特右旗是“乌兰牧骑”的诞生地。在两场演出前,上海艺术团与乌兰牧骑举行了弘扬学习乌兰牧骑精神 “不忘初心种文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交流座谈会。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始建于1957年6月17日,现有47名演职人员。短小精悍的队伍,自编自演节目,一专多能,每年演出100余场,行程2万多里。现任队长孟克吉日嘎啦说,乌兰牧骑从诞生之日起,就与勒勒车一起歌唱在大草原上。“不落下一个浩特,不落下一个蒙古包是我们的承诺。”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两封信”之前,沪蒙两地就已结下浓重的情谊。78岁的巴图朝鲁是乌兰牧骑的老队长,他回忆起上海艺术家对乌兰牧骑初创时的帮助,不禁热泪盈眶。上世纪 70年代,上海文艺院团来到内蒙古创作采风,巴图朝鲁既是向导,也是翻译。“我看到了上海的木偶剧表演,有一出五幕小戏,演员4个人,演出45分钟,我觉得很适合孩子。”后来,他直接找到团长,表达学演木偶戏的愿望。带着3位年轻队员,一行人来到上海学习了3个月。“上海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最后只收取了木偶制作的材料费,坚决不收教课的钱。”巴图朝鲁说。就这样,乌兰牧骑的蒙古语木偶剧组诞生了。
  据了解,上海将不断派出艺术工作者深入牧区为草原人民服务,而今年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将邀请乌兰牧骑的队员们来沪演出并与社区居民互动。


上一篇:科技赋能 助力传统商户转型新零售   下一篇:重拾一脉相承的文化灵魂